当前位置:眦裂发指国学红楼梦中尤氏瞒天过海,暗许贾琏娶尤二姐是因为什么?
红楼梦中尤氏瞒天过海,暗许贾琏娶尤二姐是因为什么?
2022-07-30

尤二姐 贾琏的二房,是贾珍夫人尤氏的继母带来的女儿。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带你详细了解历史真相,一起看看吧!

在“夫为妻纲”的红楼时代,王熙凤凭借娘家强大的根基和男人万不及一的才干,成为为数不多的“悍妻”。尊贵如贾琏这样的荣国府长子长孙,也患上“惧内”的毛病,在娇妻王熙凤面前,温顺如同小绵羊。

王熙凤和贾琏门第相当、才貌相配,简直是神仙眷侣,刚刚成婚时,也是蜜里调油。

红楼刚开场不久,周瑞家的去送花,就发现小两口午休时,还见缝插针地游龙戏凤。贾琏送黛玉回扬州,王熙凤便觉“心中实在无趣,屈指算行程该到何处……”

可以说贾琏是王熙凤的丈夫,也是她的情郎。作为一个抓尖要强的女人,王熙凤在红楼的年代就有了“爱情是排他”的意识。对贾琏身边的莺莺燕燕,王熙凤的手段可谓又迅速又毒辣。

68回中,贾琏的小厮兴儿就说王熙凤“人家是醋罐子,她是醋缸、醋瓮”,自嫁到荣国府,不上半年,便把贾琏身边的两个服侍的,寻出不是,打发了,她从娘家带来的4个人,除了一个平儿外,也都“嫁人的嫁人,死的死了”。

王熙凤从娘家带来的4个人,“嫁人的嫁人,死的死了”,恐怖不?年纪轻轻的女子,说死就死了,怎么死的?被王熙凤害死了!

可以说,不管哪个女子,胆敢打贾琏的主意,那就是触动了王熙凤的逆鳞,轻则被打发,重则就是死。

王熙凤这个悍妇的名声,可以说荣宁两府无人不知,但却有人偏偏去摸王熙凤的老虎屁股,她就是贾珍的续室尤氏。

贾珍、贾蓉父子撺掇贾琏娶尤二姐作二房,偷偷在小花枝巷置了房产,秘密安排鲍二夫妻在此服侍:“五更天,一乘素轿,将二姐抬来……一时贾琏素服坐了小轿而来,拜过天地……搀入洞房。”

自此,小花枝巷俨然成了贾琏的外室。

贾琏娶尤二姐作二房,是偷偷娶的,从上面的描写可以看出,尤二姐坐的是素轿,贾琏穿的是素服,大婚之日连点红都不挂,鞭炮、锣鼓等响动之物,更是一概没有,只悄默声地烧了纸马,拜了天地,就算完了。

那么,贾琏娶尤二姐为何如此小心谨慎,除了国孝、家孝不允许娶亲外,更重要的是要防备王熙凤知道,由此可知,贾琏是真怕王熙凤,就连贾珍、贾蓉,对王熙凤也是非常忌惮:凤姐儿不是个善茬儿。

不过,说到底,贾珍和贾蓉是他们老贾家根正苗红的正经主子,王熙凤即便再厉害,顶多也就闹一闹就罢了,可贾珍的续妻尤氏就不同了,她娘家的根基和贾史王薛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,她在贾家又无亲生子嗣,因此在根基上,她和王熙凤差远了,贾琏及贾珍父子尚且惧怕王熙凤,尤氏不怕吗?

怕,第64回写道:“尤氏却知此事不妥,因而极力劝止。无奈贾珍主意已定,素日又是顺从(贾珍)惯了的,况且她与二姐本非一母,不便深管。因而也只得由他们闹去。”

尤氏瞒天过海,暗许贾琏娶尤二姐,原文说是拗不过贾珍,况且和尤二姐不是一母同胞,因此不便深管。但事实真是这样吗?未必。

劝酒诅咒王熙凤:两位管家奶奶早已势同水火。

尤氏和王熙凤,一个管着宁国府,一个管着荣国府,在贾家后宅,两位既是同事,又是竞争者。

按说,她们的地位应该差不多,但尤氏的根基显然无法和王熙凤比。

王熙凤娘家是四大家族王家,尤氏的父亲是无名小京官。并且,王家在王子腾一代,已经超越贾家,成为四大家族的领军人,因此在家族根基上,尤氏和王熙凤简直是天差地别。

在个人才能上,当初秦可卿活着时,秦可卿的父亲秦业,也仅是一个小京官——工部营缮郎。但王熙凤却能和她惺惺相惜,互相引为知己,为什么?

从秦可卿托梦一节可以看出,她的见识远在王熙凤之上,为人处世,无论尊卑,都对她称赞有加。也就是说,秦可卿虽根基不强,但才干不逊于王熙凤。因此两样,王熙凤对秦可卿和对尤氏,是不同的:她是看不起尤氏的。

王熙凤发现贾琏偷娶尤二姐后,就去找尤氏大闹,用手搬着尤氏的脸说:“‘妻贤夫祸少’,‘表壮不如里壮’……你又没才干,又没口齿,锯了嘴子的葫芦,就只会一味瞎小心,图贤良名儿。总是他(贾珍)也不怕你,也不劝。”

看到了吗?王熙凤是早就把尤氏看扁了,说尤氏“里不壮”,“没才干”。

王熙凤是只“也知爱惜此身才”的雏凤,一生最爱显摆才能,连兴儿都知道,她是“除了老太太,太太两个人,没有不恨她的。只不过面子情儿怕她。”

王熙凤处处彰显自己的才干,看不起同为妯娌的尤氏,尤氏不说,但却早已存了一肚子气了。

在偷娶尤二姐之前的43回,王熙凤过生日时,尤氏就半真半假地说:“我劝你(王熙凤)收着些儿好,太满了就要泼出来了。”

接下来更狠:“我看你主子这么精致弄这些钱,那里使去?使不了,明儿带了棺材里使去。”

带到棺材里去使,这话其实已经是诅咒了:这钱都给你,早点死了,留到棺材里花去吧。

在劝酒时,尤氏更是放出狠话:“趁着今儿又体面,尽力灌丧两盅子吧。”

“灌丧”,赤裸裸的死亡诅咒了。

尤二姐做贾琏二房:利大于弊,荣宁两府通吃。

尤氏在宁荣两府,可以说孤立无援,娘家不能成为臂膀,自己又没有子嗣。正如王熙凤说的“表壮不如里壮”,她在宁国府立足,全仰赖贾珍。

贾珍此人,是花心大萝卜,而他身边的年轻美貌女子,如同韭菜一样,是割了一茬又一茬。尤氏在年轻时,笼络了贾珍的芳心,成为正室奶奶,但如今年老色衰,早已没了优势。

因此,尤氏要想抓住到手的富贵,只有一条路——对贾珍百依百随——王熙凤说的“一味瞎小心,图贤良名儿”。

而如果此时尤二姐嫁给贾琏,等同于在荣国府给自己找了个互相抱团的臂膀,同时也可以凭借尤二姐的美貌,获得贾琏的力量,共同压制王熙凤。

尤二姐虽和尤氏不是一母所生,但在共同利益面前,尤二姐和尤氏,还是最亲近的人。

借刀杀人:尤氏联合最广大力量,抵抗王熙凤。

王熙凤说,尤氏偷偷把尤二姐嫁给贾琏,是因为尤氏惧怕贾珍的威势,才不敢劝止贾珍等偷嫁尤二姐,但真实的原因根本不止这么简单。

尤氏如果想阻止尤二姐嫁给贾琏,偷偷稍信给王熙凤即可,自己根本不会有啥把柄。但是尤氏偏偏没有这么做,即便知道王熙凤的威势,也要触犯她的逆鳞,难道她真的不害怕王熙凤吗?

她怕,但她身后的人不怕。

让贾琏偷娶尤二姐,不仅是贾琏的意愿,更是贾珍父子共同促成的,如果王熙凤知道了,贾珍父子及贾琏,不会袖手旁观,尤氏可以说在用贾家两府三个最有权势的男人,对抗王熙凤,所谓借刀杀人,王熙凤使过,但事后却人人都知道她用了计,而尤氏,顺水推舟,什么都做了,却没人发现她用了计。

也许,尤二姐、尤三姐当初来宁国府,就是尤氏有意为之,试想,尤老娘只是尤氏父亲的半路夫妻,且是带着尤二姐、尤三姐两个大拖油瓶嫁进尤家的,宁国府的婚丧嫁娶,她们真的有必要拖家带口地来吗?没有尤氏的许可,她们进得了宁国府的门吗?

所以说,王熙凤以为尤氏是“锯了嘴子的葫芦”,是个没本事的蠢人,但其实,她不知道“蔫人出豹子”,尤氏给王熙凤早就准备好了死路:尤二姐被王熙凤设计害死,一下惹了贾琏、贾珍、贾蓉三人。

尤二姐死后,贾蓉嘴里说着:“我这个姨娘自己没福”,手却指着大观园的界墙,王熙凤正在墙里偷听,贾琏会意说道:“我忽略了,终究对出来,我替你(尤二姐)报仇。”

最终,王熙凤被“一从二令三人木,哭向金陵事更哀”,被贾琏休回金陵,最后落得不得好死的下场,和尤二姐之事脱不了关系。

正如脂砚斋评《红楼梦》所说的:“可知世人原在运数,不在眼下之高低也。”,王熙凤风光无两,但最终却哭向金陵,而尤氏地位低下,却靠着隐忍和智慧,将王熙凤拉下了马。

所谓蔫人出豹子,兔子急了也咬人,王熙凤对尤氏的低看和作践,最终为自己埋下了祸患。

眦裂发指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